精灵之吾名洛奇亚

首页
第289章 来自洛奇亚的亲口神谕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暴风塔,塔顶;

    似乎是多少看到了洛奇亚的顾虑,也是得知了洛奇亚将寻找建造“大教堂”的原材料之任务;

    并没有亲自去完成找寻,而是“委托”给了拉帝欧斯和拉帝亚斯双兄妹;

    面对突发的情况,时间之神只是简单的表示,它并不会对这个时代的“兄妹双神”展现出额外的敌意与愤怒。

    毕竟,在当初的哥哥拉帝欧斯最终阵亡在了帝牙卢卡的手中之后;

    不论从何种角度看来,&bsp&bsp那妹妹拉帝亚斯贸然闯入时间部落的罪恶与渎神之举,就已经是得到了相应的惩罚。

    时间之神与“水都双神”之间的所有恩怨,应当是两清了。

    而从洛奇亚的口中得知了“兄妹双神”又是成双成对的行动在一起后;

    这帝牙卢卡当即认为,哥哥拉帝欧斯果然是在短短的数百年间就顺利完成了的复活。

    神明之身,永世不死,倒也是名副其实。

    不过,&bsp&bsp帝牙卢卡亦是对洛奇亚提现讲明;

    如果妹妹拉帝亚斯,仍旧是记恨着帝牙卢卡杀死上代拉帝欧斯的仇恨;

    胆敢对时间之神流露出任何形式上的不敬之意的话,&bsp&bsp帝牙卢卡的深邃赤目又是变得罕有的残暴。

    帝牙卢卡此番眼神后的背后含义,自当是不言而喻。

    时间之神隐晦的告知洛奇亚,那妹妹拉帝亚斯真敢乱来;

    那么帝牙卢卡不介意让兄妹两只双双又一次的陨落,葬身在时间的可怕流沙之下。

    对此,洛奇亚则是表现的极为平静。

    随即,洛奇亚也是不可置否的点点头,算是同意了帝牙卢卡的想法。

    二级神尽管强于星球之上的所有精灵不假,但是面对强大的一级神,也就是法则之神;

    若是还不能摆好自己的位置,端正好态度的话;

    那么灵魂的消亡与神座的又一次崩塌,则完全是咎由自取了。

    不过,对于帝牙卢卡的提前招呼;

    洛奇亚再简单思考之后,也是提出了较为不同的看法;

    他认为,那妹妹拉帝亚斯想来是不会记得和帝牙卢卡相关的记忆。

    听到洛奇亚神念中的判断,帝牙卢卡不禁为之一愣,并不明白洛奇亚这一结论的底层逻辑。

    面对帝牙卢卡的质疑,&bsp&bsp洛奇亚只能是将自己较为主观的判断,&bsp&bsp如实的分享。

    洛奇亚仍旧是清楚的记得,那妹妹拉帝亚斯与哥哥拉帝欧斯在彼此交流之时;

    前者在思想与行为处事之上的,有着近乎孩童般天真幼稚的气质;

    简直和人类世界当中的寻常小女孩,别无二致。

    而这样的性情样貌,洛奇亚实在是很难将“此”拉帝亚斯,和帝牙卢卡所认知的“彼”拉帝亚斯给相互联系上。

    洛奇亚认为数百年前,由于拉帝亚斯没有了哥哥的庇护;

    并在逃跑时受到了帝牙卢卡的法则之力的压制,让神识、神念,还要神力都是有了一定程度的缺失。

    毋庸置疑,这拉帝亚斯一定是曾经死亡过一次了。

    这是最合理的解释,洛奇亚想着。

    而实质上,洛奇亚的判断就是事实。

    当代的“水都双神”都已不再是帝牙卢卡那个时代所熟悉的两只了

    换而言之,理论上,这兄妹双神对帝牙卢卡毫无印象才是。

    不过,等待洛奇亚再一次注意到帝牙卢卡深邃赤目中的神念波动里所展现的“兴趣缺缺”与“不以为意”时;

    洛奇亚不禁“恍然”的摇摇头,随即淡淡微笑着。

    什么“水都双神”,在伟大的时间之神-帝牙卢卡的面前;

    那是完全可有可无的存在,无足轻重的匆匆过客罢了。

    对于当前的帝牙卢卡,如何更好的经营部落,如何能更加高效的去积攒时间信仰之力才是它最为关切的大事。

    至于兄妹是否想要报仇,&bsp&bsp还有没有相关的记忆;

    死了还是活了,&bsp&bsp跟它帝牙卢卡和时间部落又有什么关系呢?

    时间之神淡漠的神情便是最好的解释。

    神明,&bsp&bsp不在乎。

    但既然帝牙卢卡是这样的,怀有对“水都双神”毫不在意的想法;

    那么对于洛奇亚来讲,未来完美掌控“水都双神”,让这两个兄妹甘心听从于暴风之意志则更是心安理得了。

    若是“水都双神”与时间之神也是存在着如同时空双神那样不可调停的矛盾的话,那么洛奇亚可真就是有的忙了。

    毕竟,洛奇亚并不会为了拉拢“水都双神”,付出会影响与帝牙卢卡良好信任关系等代价。

    但好在一切,都是朝着有利于洛奇亚的方向,缓慢的发展着。

    ···

    与帝牙卢卡再简单结束了神念交流,洛奇亚也整理了接下来的规划之后;

    他也是立即告知帝牙卢卡,可以撤去暴风塔第八十层的法则之力;

    也就是恢复其时间的正常流速,收回“时间静止”了。

    闻言,帝牙卢卡没有过多的墨迹;

    如实的照办,帝牙卢卡抬起前肢龙爪,将体内的神力催动;

    然后轻轻在塔层上一踏,便收回了残留在暴风塔八十层的时间法则之力。

    而在同一时间,洛奇亚也是配合着帝牙卢卡的行动;

    将准备好的神念,及时的给正在等候着的波赛琳传递了过去。

    ···

    暴风塔,第八十层;

    借着暴风神使大人的超能念力,还有暴风的至高神明所恩赐的特殊神权;

    波赛琳如愿来到了最接近神明的存在之所,并且更是传达了她结合当前部落内部诸多困境与不可调停之矛盾的诉求

    “我的暴风之神啊,是波赛琳的愚昧导致了部落人民们的不团结与矛盾滋生,更是差一点在神殿内造成了武力冲突,这一切,都是波赛琳的无能。如果您想要降下神罚,波赛琳甘愿承受所有!但愿仁慈的您,不要惩罚其他的部落之民···。”

    这是波赛琳恭敬虔诚的跪坐在神明之下,所倾诉出来的当前困境与想要获得神谕以求得解脱之法的真切渴望。

    部落大祭司的这一份真挚诉求与忏悔之言,不论是波赛琳本人;

    还是她身旁的呆呆王,又或者是身前的暴风神使大人-象征鸟都是坚信着;

    他们伟岸的神明,一定是听到了信仰之民的声音;

    并且面对部落内最最最虔诚的子民,那是一定会得到回应的。

    波赛琳此刻的胸腔内的心脏突突的狂跳,那是她紧张万分的外在体现。

    一旁同样虔诚跪倒着的学院校长-呆呆王时不时轻轻扭过头,凝望着它的训练家。

    生命层次上的特殊联系,可以让呆呆王可以最直接的感受着来自波赛琳的激动与紧张。

    毕竟,哪怕是在部落内尊贵如大祭司的波赛琳,也是没有这般接近神明的机会。

    波赛琳清楚的记得在她被魔神-乌贼王逼迫的走投无路之时,在那生死存亡的最危急时刻;

    从浩瀚无尽的大海之上,骤然升腾而起的巨大水龙卷;

    随后,从水龙卷里降临在主岛上空的那一道白色的至高身影;

    那是曾经的七岛部落最渴求的新信仰,现在的暴风部落最是敬畏与崇拜的庇护神明。

    而现在,想象着即将降临的神谕,亲耳恭候着神明的意志显现;

    如此特别的殊荣,难免会让波赛琳陷入到难以抑制的宗教狂热之中。

    在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什么东西,是会比“面见神明”或是与“神明直接交流”;

    更让作为神信徒的波赛琳,为之疯狂与执念。

    这是远远超过“世俗权力”、“美食诱惑”、“男女情爱”之上的极致感受,非暴风信仰的最虔诚信徒所不能拥有。

    下一秒,果不其然!

    一道神谕之言仿佛从天而降,缓缓响起在了波赛琳的脑海之中;

    “一切,尽在暴风的注视之下;暴风,将不会降下神罚;明日日升之刻,神殿的后方将会出现另一座崭新的奇观,让众人在那里等候,所有的问题与烦恼都将在那里得到回答与解决。”

    这好似如天国而来的神谕之言,其神韵气息之高、之非凡圣洁,更是深深影响着波赛琳超脱于的灵魂与意志。

    感受着自灵魂深处响起的神谕之言,一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清明畅快之感好像电流一般席卷着波赛琳的身心;

    这种来自心灵之上的特殊感受,让波赛琳的脸色变得有些潮红,这是她活了数十年都未曾有过的体验。

    同时,波赛琳瞪大了眼睛,她震惊万分的将目光下意识的瞥向了暴风神使大人的身上。

    一时间,波赛琳尚且未能对神明的神谕之言做出任何回应,她竟是赫然发现;

    “那,那是!暴风在上,这是您的声音么!”在极短暂的时间内波赛琳被这一份突如其来的惊喜给击昏了头脑,竟又是下意识的失声喃喃,心中对此惊讶万分。

    原本,这波赛琳还以为来自暴风意志的神谕;

    会和二十年前一样,都是由暴风神使大人代为转达;

    而且部落内的高层们也是习惯于以这种做法去和他们敬爱的神明“沟通”。

    但是!

    波赛琳却是发现,在暴风神使大人的身上没有任何的能量或是“念力”流出。

    并且,声音的音色,和过往更是截然不同!

    这种巍峨磅礴的声音,就好像普通人在夜深高月的海滩边;

    默默倾听着来自大海的潮涨潮落,和来自天地间无处不在之海风般的心旷神怡。

    这种以卑微之身直面浩瀚自然的战栗之感,面对伟岸自然下,渺小之感更是在心底油然而生;

    波赛琳至今不敢忘却,除了此刻;

    便是那一次的伟大暴风之神第一次降临在世人面前之时,所带给部落之民的最直观惊奇的感受了。

    望着暴风之神,宛若凝视深渊大海!

    恭听暴风神谕,好似聆听浪潮之声!

    这种破天荒的事情,那伟大的暴风之神直接跳过暴风神使之口,而选择亲口对波赛琳降下神谕?!

    这是何等殊荣与特殊的对待?

    波赛琳艰难将嘴巴微微张开,可内心的千言万语却是无法化作简单的一个字;

    那合十的双手,不由得攥得更紧了。

    心中怀揣着的虔诚信仰,也因特殊的唯一对待,更是得到难以想象的巨大提升。

    少倾之后,终于是多少恢复了些许理智的波赛琳自是万分惊奇;

    她甚至是惊骇的表示,她着实被这种高规格的传达方式给吓到了。

    随即,她更是恭恭敬敬的低下头,回答道

    “暴风在上,吾等部落之民遵从您的意志;波赛琳会在明日日升之前,集结众人至神殿内,并等候崭新奇观的降临。”波赛琳在耳中充斥着跳动之狂热的心跳之下,既兴奋异常,又仍是有些不敢相信的及时回答道。

    原来,智慧的神明,知晓了一切。

    仁慈的神明,并没有责怪波赛琳的过失。

    来自神明的又一个神谕,将在明日日升之前降临;

    而该神谕,则是会解决部落当下浮出水面的尖锐矛盾与问题。

    这还没有完,更是让波赛琳有些怀疑她是否听错的是;

    居然还有新的奇观,将在明日出现?!

    在今日清晨的暴风广场内,已经是出现了的崭新奇观-暴风之泉。

    可神明的无私却远远不止于此,明天还有另外一座奇观即将降临?!

    哦,我的暴风之神啊,部落之民又将要以怎样的行动来报答您一次又一次的伟大馈赠呢?

    神谕之中的劲爆内容,震惊着波赛琳的内心与头脑;

    让她直呼不可思议,幸福美好的宛若梦境。

    繁多的信息内容更是让她在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全部消化,眼下只能是暂时先答应下来;

    回去之后在对神谕的具体细节进一步的打算与分析了。

    最后,确认了上方的神明不再降下神谕之言后;

    波赛琳这才恭敬的站起,她踱起飘飘然的步子,带着激动欣喜心情离开了···。

    ···

    暴风塔,顶层;

    一旁,帝牙卢卡一言不发的默默看着一人表演的洛奇亚。

    时间之神不得不赞叹,这暴风之神对自身信仰的维护与刻画,已经是达到了如火纯情的入魔之境。

    平日里的神念传递,都有下方的那只领主级精灵代为出面;

    而作为神明本身的洛奇亚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一副神秘兮兮的出世姿态,不轻易世人。

    可一旦出现,便是预示着某重大事将要发生一般,压迫感与郑重感十足。

    并且,帝牙卢卡也是清楚地得知了波赛琳内心的情绪变化;

    这仅仅是亲口对其降下神谕,就能让这个人类女人高兴成这个样子。

    洛奇亚虚实之间对人性的洞察,还有那大祭司对神明的信仰之深沉,简直堪称丧心病狂的程度。

    不得不说,洛奇亚对人性的敏锐把控,还有对信仰的建造都是达到了让强如时间之神的帝牙卢卡;

    望而兴叹,更是自叹不如的水平。

    尽管这一回洛奇亚没有表示,帝牙卢卡也没有过分询问。

    可时间之神知道,它要学习的地方很多。

    最起码,建立一个“某某神使大人”来当神明与信徒之间的信息传递人,进而营造出时间主宰的神秘至高形象;

    这一番操作可以暂时先去简单的模仿,帝牙卢卡已经是开始思索让哪种领主级的精灵作为“时间神使大人”了···。

    可以说,帝牙卢卡每在暴风部落呆上一刻,便有更多的东西值得它去学习与模仿。

    于是,帝牙卢卡美好的幻想着;

    如果可以的话,沉睡在暴风塔内;

    也就是和洛奇亚睡在一起或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但让时间之神有些惋惜和遗憾的是,很明显,这样的要求,暴风之神不会答应就是了···。

    

    

    。

笔趣阁首发网址:m.cv148.com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